瞳心芳前言

「瞳心芳」由一班於盲人輔導會職業支援及發展中心修讀香薰治療助理證書課程(英國資力架構認可課程:芳香療法証書--常見都市病2級)的視障朋友組成。
我們將學到的應用出來,製成一連串的香薰產品對外銷售。讓我們這一群視障人士也可一展所長,自力更生。

Aura Lift Care Studio is it the scent that brought us together? Or is it the idea of a therapeutic career that fascinated all of us? A group of visually impaired people have joined together and attended a course in Certificate in Aromatherapy – Common Urban Diseases (Level 2)   held by the Hong Kong society for the blind. Our sense of smell and sense of touch has been through all kinds of training in this course. We found our talents and work hard to expand them. We developed products that benefit ourselves and our families health. Now, we would like to bring those benefits to you!

 

瞳心芳「Pupil Hearts Aroma Ltd」正式於2021年12月21日成立為有限公司。
為了更貼近中文名稱,瞳心芳的英文名稱由「Aura Lift Care Studio」,正式改名為:「P. H. Aroma 」
P. 為 {Pupil 的縮寫,不但代表瞳孔,亦代表了我們一班同心協力的同學。
H. 為 {Hearts} 的縮寫,代表我們的心思及心意。
我們透過心中的瞳孔看世界,也希望世界透過瞳孔看到我們的心。
請各位繼續支持!
瞳心芳

Announcing our new brand name - P. H.Aroma, it’s taking the place of the former one- ‘Aura Lift Care Studio’
‘P.’ means ‘Pupil’, which not only stands for vision, it also signifies that we originally as classmates are pulling Together to make it works. 
‘H.’means ‘Hearts’. This word stands for how much we care.
We, the pupils show our hearts to you. Hope that you saw our hearts through your pupils. 
Please continue to support,

成員介紹

温子賢(子賢) 的話:
 
我是子賢。我的故事由19歲那年開始說起,由於腦內生了個腫瘤導致視神經被嚴重擠壓,最終導致現在右眼完全失明、左眼剩餘一成視力。當時知道自己將會變成一位失明人士的時候,每天都以淚洗面,不知前路如何,同時覺得成為了家人的負累,所以有大半年時間都只生活在三個地方: 床、飯廳、廁所,感覺自己不及從前,一無事處。感恩家人對我非常支持,找來視障機構的社工上門探訪,他帶來了一位視障同事,我們談了一段時間,我發現了原來我並不孤單,還有前路。從那時起,我一步步學習視障人士生活技巧,一步步適應黑暗直至現在已接近12年了。這段期間,我發現社會給視障人士的空間比較細,所以從幾年前起就萌生了一個念頭 – 就是設立一個社企提供工作給不同的視障朋友,並且要告訴大家我們並不是因看不到而一無可取。
 
未報讀香薰課程前我已對香薰有點興趣,都會簡單地利用它來幫助減壓放鬆,直至盲人輔導會開設香薰精油課程,我立刻去報讀,課堂中令我認識香薰精油更深入,學懂了精油的結構,我們學會利用不同的配搭有不同的功效來製造出不同產品。這個不單止是一個課程,Alan老師和她的好幫手KIT,聚集我們成立了瞳心芳,給我們一個平台用香薰幫助身邊不同的人,同時亦給我們一個工作發展機會。視障朋友能聚集起來去做一件事確實非常不容易,看不到沒什麼可怕,希望我們可以一起走得更遠。
 
夢想~於漆黑裡仍然鏗鏘!
黃澤儒(魚仔) 的話:
 
從少就知道患有色素症視網膜炎,直至在專上學院就讀時病情開始變差,不過仍成功畢業,直至出來工作約5-6年左右,也許是當時加上工作、感情及家庭的問題極度影響心情而令病情極速惡化。中西醫都試過亦無改善,同時感情、工作都離我而去,找朋友傾訴都覺得無人會明白我,世界像只有我一個,孤獨、無助。但我仍不想放棄,嘗試於網上尋找一些偏方,這是我第一次接觸香薰,真的令我心情有點放鬆。之後就找到一份工作,但又遇上不好的顧主,再一次打擊了我,病情又進一步變差了。我覺得社會標韱了視障人士,我不想面對自己,我把自己困在家裡年半,每天思考自己還可以獨立嗎?當時應該已接近抑鬱,幸好發生了一個小意外啟發了我,令我放下尊嚴,我想通了要做就不要怕,就踏出來再次接觸社會,學習視障人士的生活。透過盲人輔導會我認識到不同會幫忙我們的人,發現人間還有愛。之後得知有個香薰助理課程,回想曾經亦有用過香薰幫到自己就報讀了,課程中學到更多香薰的運用,同學之間相處融洽,最後老師帶領下成立了「瞳心芳」將我們學到的分享出去,我希望籍此可以証明給大眾知道視障人士雖看不到,但做得到。亦希望將香薰的好處帶給生活在這個繁忙充滿壓力的都市的每一位。
 
站起來,重新出發!

文瑞詩(詩詩)的話:

我的眼睛大約七年前開始視力模糊,起初只以為是近視加深,視光師幫我驗眼只是說我的散光深了所以看不清楚,故不以為意。直至第二日上班,由於我是做文職工作故經常要看電腦的資料,當我看著電腦時突然有些字看不到,當時內心很慌,立即去醫院檢查,留院檢查差不多一星期也找不到原因,醫生對我說「可以幫你做的檢查都已經做了,也找不到原因,可能是你的視覺神經出現問題,沒有根治的方法」當我聽到醫生這番說話心裏像被插了一刀的感覺,人生就此跌入谷底,心情低落亦都不願出街見人。在家沉澱了一段時間後經醫生介紹認識了香港盲人輔導會,參加了香薰治療助理課程,讓我認識到香薰精油的功效和芳療對於身心靈亦有很大的幫助,我們10位同學對香薰都十分有興趣亦想在這方面繼續發展,經香薰老師的協助下我們成立了瞳心芳,希望製作出來的產品幫到自己亦幫到別人。

「總要面對、活出精彩!」

蕭美顏(May) 的話:

 

廿幾歲本應是一個美好的年華,但那一年在我來說卻是惡夢的開始。 本想配一副眼鏡 ,怎料視光師建議我去看專科醫生, 突然得知自己原來患了黃斑病變,視力會漸漸減退,簡直是晴天霹靂,當時我不知如何走下去,覺得人生再沒有色彩 。幸好拍拖7年的男友沒有放棄我,最終我們還組織了家庭。每件事都不能想得太美好,當我踏入人生第二個階段就忽然收到公司因財困要裁員的消息, 因找不到工作,只好留在家中帶小孩。 由於視力漸漸減退, 想看又看不清, 想做又做不來, 所以每當發生問題或困頓時,就算只是小孩生病了,我都會自責,覺得是自己哪裏做得不對,情緒經常不穩定,常常因家庭瑣碎事跟家人發生爭拗, 感到好委屈。直至有一天,一位朋友跟我說:「 若你不快樂,在你身邊的人亦不會快樂。老天既然要你生存著 ,一定有你的價值。 你為何不每天過得開開心心, 有意義呢 ?」 事實上,這番說話我已聽過無數次,但不知為何當這位朋友說出來時,我突然醒悟了! 明白到這都是必須經歷過的人生,要懂得珍惜現在所擁有的。當我讀了香薰助理課程後,發現從不同植物中萃取出來的精油 ,不僅有怡人香氣,更富有療效,用香氣療愈心靈,從而療癒身體上的各種問題 。我們用心去製作一些香薰日用品出來的話應該可以幫到喜歡天然產品的朋友,我們用僅餘的視力去幫助別人。 因此,老師帶領我們十位同學組成[瞳心芳], 可以更加有組織地持續運作,我希望在這裏找到我的價值。

 

活得更有意義,更有色彩!

黃秀梅(班長 )的話:

 

我是在2000年被確診患上視膜網色素病變, 醫生說我的視力會漸漸收窄至完全失明。 那一刻我呆了,完全反應不過來, 離開了
診所再回想醫生的說話, 才有意識地徨恐, 淚水就不自主地在眼內打滾着, 但我叫自己要堅强, 把淚水壓下, 往心裏流去。
因為是初期病發, 所以症狀並不明顯, 在生活和工作上也沒有做成明顯的障礙。  因不想家人擔心, 我並沒有跟他們說, 所以家人一直都不知道我患上了這個在醫學上所說的遺傳病。

我只跟身邊的朋友和同事說我有眼疾,讓他們在晚間多加關顧。就這樣的,一切如常的生活,也把自己的病丟到九宵雲外了!

直至2018年, 開始發現生活和工作都出現障礙。覆診時,我要求醫生給我做視力範圍的測試(視野圖), 結果證實視力範圍已收窄到左、右眼不能互補, 所以視覺出現很大落差, 因視力退化而影響了我的工作效率。我雖努力, 但也敵不過病變的力量。終於在2020年結束了我的工作! 工作沒有了! 日後生活怎樣過呢? 前路該怎樣走下去? 我當時常常問自己那樣的問題。因為視障嚴重,令我沒法正常找工作,更沒法像以前的正常走路,現在要依靠手杖才能安全走路,也不得不告知家人實際病情,我曾有一刻想過,如果有一天我真的完全看不見,我可能會自殺。我輕描淡寫的跟媽媽分享了我的想法,她聽了卻跟我說,不用的,到時侯可以拿綜援過活呀! 然後,我又再想了一下的說,我哪有膽量去自殺呢! 這念頭就打消了! 但心裡仍會有一種莫名的空洞感,就像汽車沒有了軚盤失去了方向。

直至今年2021年4月參加了香港盲人輔導會的復康訓練,發現盲人也可以健康的生活,而不是完全像廢人一樣,還認識了一些視障朋友,在今年6月, 知道了職業支援中心在7月份開辦一個香薰治療助理二級課程,而我很喜歡聞一些香氣。我也有把香薰霧化助眠的習慣,所以我就報讀了這個課程,經過面試後被取錄了,就這樣開始學習認識真正的香薰治療,還認識了一班志同道合的同學, 在老師帶領下,我們組織了「瞳心芳」,希望帶給人們一個信息就是視障人士不是只會做盲人按摩,我們也可以做其他事情,我們雖然看不見,但也能做得到。而在學習過程中,老師常會說,我們這條路行不通,就行另一條路,總會有一條路可以行得到的。這讓我想起了一句格言就是 - 「辦法總比困難多」。 讀了這個課程,認識了老師和這班善良和擁有正能量的同學,組織了瞳心芳,我也變得開朗了!  真心希望我們瞳心芳能為視障人士做一個開拓者,讓他們知道:

縱使我們失去了視力,也能活得精彩,創出一片新天地。

梁華勝(勝哥)的話:

                                            
自小已知患有視網膜色素病變的眼疾,這病會伴隨夜盲症出現,也令視野逐漸收窄,亦容易併發別的眼病,社會上很少人認識這病。年時視力和常人無異,只是在光線不足的地方才感到略為不便,對於工作也沒構成影響,因此忽視了這眼疾。在四十多歲時視力突然急速衰退,令到日常生活及工作上感到非常困難,最終無奈辭退工作。最近報讀了由香港盲人輔導會開辦的香薰按摩治療課程,完成課程後在老師帶領下和同學們成立了瞳心芳,專門手工製作各類香薰香水及個人護理產品。

力所能及,儘點棉力!

林穎芝(芝芝Jean)的話:

 

我的眼睛現在只能看到光,我患的病叫做視網膜色素病變,是一種退化性眼疾。記得讀大學建築系的時候,仍有足夠視力坐在禮堂的最後一排看黑板,去夜街、駕車等等。那時候的視力雖然已經不如別人好,做模型畫圖都不夠精緻,創意也不算優秀,但憑着我自己日以繼夜多倍努力的做好projects,最後在畢業時竟然贏得最傑出學生獎。

出來工作更是困難,視力不留人,繼續退化,我寫的字要越來越大,看圖check圖畫圖都越來越吃力,期間找過全香港最貴的醫生做白內障手術,視力好了一陣,但是仍然繼續退化。然而,我繼續工作,還打算考上一個建築師牌照,可惜正當我努力溫書,忙碌累積工作經驗時,就受到了辭退。
那是我最後一份朝九晚五的工作了,其後找工作實在太困難,就在視障人士互助機構內服務,負責權益工作,向政府及公共機構表達視障人士的需求。後來也找到了一些翻譯工作。

這些年來健康開始變差,年紀大了樣樣都感到擔憂。聽到有香薰證書的課程,心想人最緊要身體舒服心情好,芳療可以幫到自己又幫到人。而當我把產品樣本送給我的視障朋友時,他們那種感動及認真,使我突然察覺,視障人未必能夠很容易接觸到芳香治療,而當一個人失去視力,經常需要重新適應,越來越得不到資訊,心情自然差。所以這對我來講香薰事業更增添了一份意義!

 

香薰事業增添了另一份人生意義!

霍愛華(Alan Fok) 的話:

 

『成就別人,進步自己』這句說話聽來有點自大,是嗎?我有甚麽能力、長處可以成就別人?
『愛』!
因為我的外公,外婆無私地養育我成人;因為人生經歷挫折有你們的引導...沒有經歷的人又怎會明白別人的痛...
在機緣下被盲人輔導會邀請教授香薰課程,並參與了報讀學生的面試,聽了這夥視障人士的故事,便很想為他們拓展香薰之路!
路是人行出來的,但憑我個人力量是有限的,而實質這夥視障人士是很有衝勁和才華所以才建立到,「瞳心芳」!
八個人便八種能力,只要我們各自發揮所長,再加上各界支持,一定可以開劈新天地!
「感謝支持視障人士!」

 

『成就別人,進步自己』